绯织织

living a life.

辻村深月《冰凍鯨魚》prologue試譯


全篇不负责意译 仅供娱乐

「您的镜头拍摄到的光线,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强烈的美感呢?」

在我的摄影作品的评论中,总会有人这样问。

对此,我也早就决定好了答复。

这些光芒是为了照亮昏暗的水底,以及遥远的天空另一端的宇宙。

序幕

你看见在那冻结的白色海面下沉潜着的鲸鱼了吗?

冰面上割开裂缝,从那狭窄的缝隙中可窥望到鲸鱼的面孔。它在最后之际将嘴伸向天空,庞大的身躯朝着更深更深的海底沉去。然后,便再不能重新浮出水面。

它是完全的沉到海底去了呢,还是在水中摇摇晃晃地漂游着呢?不论怎样,它都再也无法重见天日了。

这个场景被冠上「被冰冻的鲸鱼」的主题,登上了媒体的报道。

误入冰原的鲸鱼身体被卡住,无法行动,亦无法呼吸。无论是鲸鱼自己,还是注视着这一切的人们,他们明明知道如此下去只会等来死亡,但仍然对此束手无策。这使得人类在文明和科技都得以发展的现今的世界中,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。

那是数年前报道过的一对在冰海中死去的鲸鱼母子的新闻。当人们在北海道的西北海域发现它们的时候,它们几近只有三天的活头。尽管在援救作业上投入了诸多财力,但人们最后却仍然没有挽救这两条生命。

两头鲸鱼艰难地呼吸着空气,一头又一头,相继沉入水底。这是何等的痛苦不堪。今天尚且存活的生命明天说不定会就此消逝,从显像管的另一端传递出这样的事实。

一尘不染的纯白色冰层下,是深暗无底的蓝色的大海。

这正是为芦沢理帆子喜欢的色调。

「芦沢小姐拍摄的光线的特别之处,说不定是在于这些光线之中包覆着强烈的黑暗。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,请问您本人有什么看法呢?」

今天来采访的记者,是一位略施粉黛的三十岁出头的女性。作为人气时尚杂志的记者,据说她正在收集和在各个领域活跃的女性相关的报道,并且整理成特刊。在众多的摄影家中,我很荣幸地被她选中了。

「这么说也不无道理。」

我回答道。

「我拍摄的光,描绘的通常都是从昏暗的底部向上仰望的视角。虽然收到过「光线很明亮」这类的评论,但实际上在我的摄影中,相当一部分内容却是黑暗呢。」

记者一边颔首一边出声回应,在手里的小本子上不知道记录些什么。桌上的磁带录音机上亮起的小小红点在闪烁的同时,也在缓缓地转动着。

在营业着的杂货铺的一角,像是这样的谈话,我跟她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之久。在一旁的墙壁上,一整面都陈列着些薄薄的小相片。店主因对我的照片很中意而前来联络,在他的请求下,这些照片才得以置放在这儿。这些是在我三年以来拍摄的描绘自然风光的作品集,而在很多年前,我的父亲拍摄的相片也参加了相同的企划,他的作品也在这里展出。

这位记者指定在这个杂货铺中进行采访。访谈结束后,出于刊登这篇报道的需要,我和这面照片墙拍了一张合影。

「……虽然在至今为止的芦沢小姐的摄影中,对自然风景的拍摄似乎是占多数的样子。」

记者一边仰视着店内用来陈列我的照片的置物架,一边如此说道。我跟着她的目光望向那架子,默读起放置在那里的作者简介来。

「芦沢光  ——二十五岁。以拍摄自然风光为主的新锐摄影家。」

天空和大海,蝴蝶和月亮。装点着墙壁的各种题材的相片,足有近五十张之多。

记者将目光从架子上下移,看向了我。

「但是本次您在「Acting Area」大赏中获奖的作品,主题却是人物呢。听闻您初次尝试这个题材的时候我不禁吃了一惊,所以想请问一下,这是因为您的心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」

「从很久以前我就和我的男性模特进行着拍摄作业。在这次比赛中,这幅令我满意的作品获得了奖项,结果来说好得简直让我震惊。」

说着不禁苦笑了起来。「Acting Area」,是以「人与生活」为主题的专业摄影杂志,它以每隔两年会举办一场大型的权威级摄影赛而闻名于众,吸引不少专业和业余摄影人士前来报名。

「Acting Area」一词则是舞台用语,用于描述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区域。

「您和您的父亲,也就是第一代的芦沢光先生相继获奖了呢。说起来,虽然您父亲在那个时候也很少以人物为主题进行拍摄,但他曾拍摄的幼年时代的芦沢小姐的相片,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哟。炎炎烈日下,戴着麦秆编织帽的少女。哎呀,那张照片好像还上了那年航空公司的海报了啊……」

「那是在海边拍的照片。」

我若有所思地答道,作为回应,脸上露出了自然的笑容。

「想来觉得很难为情啊。虽然父亲那个时候是想拍一套大海为主题的照片,但是中途却放下摄影的工作,改拍起了我和母亲在嬉戏打闹的光景。 听父亲说,这让他逐渐对人物的拍摄真正感兴趣了。」

「这回您获奖的作品因为是以人物为主题,所以让人觉得不太像是您的作品。但是我却认为这些作品毋庸置疑出自您手。对摄影家而言,无论拍摄的对象是什么,他们都能将自己的个人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。这到底是因为什么?我这个业余人士也许没资格这么说,不过对于这句话,我却非常感同身受。」

她这样说过之后,稍稍改变了表情问道。

「您的镜头所描绘的光线,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强烈的美感?」

「衷心的恭喜您获奖。」

采访结束,走出杂货铺之前,记者最后这么说道。我继承的「芦沢光」这个名字的原本拥有者,也就是我的父亲,他在还是高中生的时候,就已经成了这个奖项的最年轻的获得者。

「非常感谢您。」

「作品中的模特先生也因为获奖感到很开心吧。」

「是的。」

颔首,微笑。

「他特别开心哦。其实我们约好了,等一下要一起去看那张获奖的照片。」

「关系真好呢。」

对于这番话,我再度点了点头。

和记者告别之后,我走出杂货铺。获奖的照片将展出在这附近的一座大厦的特别展示厅里。看到自己的身姿暴露在无数人的视线之下,那个人又会作何感想呢?

想到这里,心情变得愉快起来。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,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快要迟到了。我加快了步伐,朝着和他约好的地点走去。

「您的镜头中描绘的光线,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强烈的美感?」

「这些光芒是为了照亮昏暗的水底,以及遥远的天空另一端的宇宙。这就是我的回答。」

而且,我也被笼罩在那道光芒之中。没有直接说出来,我只是在心里默默补充道。

或许谁都不会相信,在很多年前的时候,我便已经被那道光所照耀。

评论
热度(7)
©绯织织 | Powered by LOFTER